累计访问量:372773

吴中太湖新城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吴中区经济技术开发区      苏州吴中

版权所有 © 苏州太湖新城

中企动力苏州  苏ICP备88888888号 

吴中区行政服务中心      中国苏州

“建造一个苏州人未来生活的太湖城”

浏览量

肇始于东太湖综合整治,在苏州由“运河时代”迈向“太湖时代”的大背景下,吴中太湖新城的蓝图开始在一张白纸上描摹。
  因为临近太湖,这座新城注定会聚焦众多关注的目光;因为被定位为城市发展的重要战略支点,这座新城也必须要承担城市转型升级和品质提升的责任。
  从概念规划开始,吴中太湖新城的开发已经历经数年。在行至此处时,无论是政府领导还是普通市民,对于这座新城的思考都要比当初更加深刻。
  这种深刻来自于对未来的更高期望和对现实的总结反思:这座新城建设的意义是什么?应该如何来建设?这座新城与时代,与城市,与人本的关系究竟该如何理解和处理?
  为此,本刊对苏州市规划局副局长施旭进行了专访,他全程参与了吴中太湖新城的规划和建设。


  优势与难题
  苏州规划:作为苏州“一核四城”发展战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太湖新城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作为城市规划的参与者、指导者、决策者,您是如何来理解这座新城的?
  施旭:我觉得,我们是在建造一个苏州人生活的太湖城。这么多年来,苏州人更多的是以古城为中心生活着,并没有真正在太湖边上生活,只是在闲暇之余去太湖边休闲、游玩一下,而太湖新城正好可以提供一个能好好享受太湖的生活空间。在感受苏州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和渊源的同时,又感受到太湖的浩淼烟波,这也是建设这座新城最大的意义。
  在我看来,太湖新城的发展,对于增加GDP或者将其变成区域中心之类的都是套话,规划的真正含义是为人服务的,最终目的还是希望能为本地居民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在规划中,我们沿太湖边全部规划为开放的公共空间。在这里,有不同的景观,有湿地公园、湖滨城市、田园乡村,让人能够真正感受到沿太湖不同的生活方式。坚决反对建造商品房,侵占湖边的公共资源。
  苏州规划:以您的角度观察,太湖新城(吴中片)未来发展的优势体现在哪些地方?
  施旭:一个是这里的产业定位更加符合未来发展趋势,传统制造业、IT产业实际上已经进入饱和或半饱和时期,现在这里规划了很多新兴产业,而这些产业的后发优势会慢慢体现出来。另一个就是这里先天具备的良好的山水自然环境,以及交通优势,包括轨道交通、快速路等,还有高标准规划的基础设施、公共配套,这些也都是未来发展的后发优势。建设过程中,也提出了先配套、后推地的理念。
  苏州规划:反过来说,还存在哪些相对不太容易解决的问题呢?
  施旭:一个是快和慢的问题,很多人希望能够尽快看到一些成果,但从我们的角度讲,还是希望这个新城的建设能够按照规划有序地稳步推进,稍微慢一点,如果急功近利,很多东西是考虑不周全的。我希望将来的建设是经过一代人甚至更长时期不断地、精细化地推进,而不是很着急地就把一件事做了。
  还有绿色生态方面,比如绿色建筑,我们希望能够引进新兴的技术产品,让这里既是一个新城,又是一个新技术、新材料的代表,但这个目标实施起来也并不容易。
  另外一个难度比较大的是,能在新城中感受到苏州味道。现在很多新城都非常相似,看不到各自的个性和特色,所以怎么在太湖新城里融入苏州元素,是我们接下来要去面对和解决的一个大课题。我们也一直在思考,是不是可以在跟人的尺度比较亲近的区域,还有道路、绿化、景观小品等这些地方体现苏州元素,至少能让人感受到一种苏州的风味,因为大体量的高层建筑是很难体现苏州风格的,但现在我们还没有考虑清楚或者说还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去做才更好。这也是我说不要急的原因,因为一旦没想好就建设,以后很多东西就没办法再做了,会留下很多遗憾。
  苏州规划:我们知道,太湖新城(吴中片)的规划还在不断地调整和优化,下一步调整优化的方向是什么?
  施旭:规划的调整和优化是肯定的,前面我们做的规划是更宏观和战略性的,具体的细部工作是通过建设活动展开之后,根据实际需求、市场需求或者技术要求等一系列的变化进行适当调整和优化。
  因为大的空间格局已经定了,所以接下来规划上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战略性的变化,主要调整优化的方向还是偏细节性的,包括道路的线型、绿化河道的走向、空间形态的优化,以及一些已推出地块方案设计的调整等等。


  吴中与吴江
  苏州规划:太湖新城现在有吴中和吴江两片,关于两者间的关系,外界也议论比较多,您是如何来看的?
  施旭:吴江太湖新城的规划和建设都比吴中早,当时吴江还没有撤市设区,主要发展方向就是往太湖。后来,市里提出要从“运河时代”走向“太湖时代”,吴中太湖新城就应运而生,我觉得这既是政府的决策,同时也让我们在太湖边的开发建设成为了一种可能。以前我们认为一旦建设就是破坏环境,因此一味提保护,当然这也受制于那个时候的技术水平,现在观念在不断改变,而技术水平也能保证建设的有序、高质量和高水平。
  随着交通的规划逐渐向吴江延伸,包括轨交4号线、友新高架、近期的中环快速路,还有规划中的高速隧道、沿太湖廊道、有轨电车等等,围绕着苏州湾的这个区域其实已经是“一个城”的概念了,是吴中、吴江隔湖相望的“一个城”。
  苏州规划:两者毕竟一开始是作为个体去开发的,在规划建设时序上也有先后,现在要融合为一体,在规划上应该还是会有一些矛盾和冲突吧?
  施旭:我觉得这个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是两个片区,存在体制机制的问题,虽然现在是要统一起来,但各自的利益还是存在的,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目的就是希望两者可以良性竞争,但不是无序的。在功能上,我们也根据吴江片已建的一些公共配套设施,对吴中片进行了调整,避开已有功能,我们不希望产生同质的竞争,那样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
  现在,吴中太湖新城一些功能性的东西,我们的想法是先把空间留下来,肯定是做公益性的东西,但具体做什么,是从区域性的角度出发,还是根据市场的需求,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产业与人口
  苏州规划:一个新城的成败,产业是关键,从规划角度,应该如何为产业的后续发展做好前期指导呢?
  施旭:对于产业,规划上更多的是对用地功能进行弹性设计,越来越偏向于混合功能。第一,这种混合功能可以使产业丰富多彩;第二,也符合市场招商的需求;第三,我们也希望通过功能的混合使这个城更加富有活力,能够汇聚各种人群,使城市的活力在不同时段都存在,能够不断注入、不断周转,而不是一个单一居住功能的区域。
  苏州规划:从最初的规划来看,太湖新城(吴中片)的思路是不要二产,全部发展三产,但以目前来看,要完全抛弃二产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施旭:这也是我刚才提到的希望建设能够逐步推进,要定期地进行评估和反思,而不是一下子全面推开。在这么大的一个区域,一定要有产业能够支撑就业,假如全部是住宅,那就是“睡城”了,也会出现交通的“潮汐现象”。
  另外,城市全部变成三产很难,也不太现实。从产业结构或者社会结构来讲,要有工业,要有商业,要有居住,让不同层次的人获得不同的就业机会,因为社会结构的稳定必须要有各个层次的人存在,如果只有一个层次的人群,那么城市是没法存活的。太湖新城是一个城,不是一个独立的高端产业园,也不是单一的卧城,一定要有不同层次的结构和人群。
  苏州规划:在人口布局上,我们看到太湖新城(吴中片)10平方公里启动区内规划有14万人口,密度还是比较高的,而往西密度会稀疏一点,这么规划的原因是什么?
  施旭:规划上确实是这样分布的,核心区是人口高密集的区域,往西会越来越稀疏,到了横泾那片,我们还做了一个类似田园乡村的规划。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乡村情结,有逆城市化和反城市化的思维。在城市里就是拥挤、快节奏,很难享受到生活的乐趣,就算在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多造一两个公园,营造景观效果,也不会很理想,所以我们干脆就在那个区域进行高密集的布局。而在西面规划了稀疏、舒适的空间,在交通的延伸和引导下,就成为了人们周末或闲暇时间去休息游憩的地方。其实就是希望城市更像城市,农村更像农村。
  当然,高密集区域的建筑也不会是密密麻麻地形成一个墙板,建筑的组合还是需要注重空间的穿透性,不能互相遮挡,要尽可能地把视线走廊打开,可以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这也是我们下一步需要好好研究的。密集区内也会适当地对绿化进行布置,而且我们严格控制了水系两边的建筑,形成了一个比较宽阔的视线廊,所以不会觉得特别拥挤。
  另外,我觉得我们要研究亲近人的尺度的建筑、绿化、小品等,特别是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的人,总归是以平视为主的,不可能总是抬头望上看,所以低尺度的区域也是我们下一步将重点关注的。
  苏州规划:太湖新城(吴中片)在土地利用上是如何思考的,有没有创新之处?
  施旭:就目前的手法来说,其实是跟大部分城市规划差不多的,因为这是一个法定的体系。
  从规划的角度讲,我觉得对于目前确实没有需求的一些地块,就让它空着,也就是预留一些白地,做临时绿化、做停车场都行,不去填满,这样城市的大空间不会受到破坏,土地性质也不会随便调整,环境容量也不会出现问题,等到将来有发展了,确实有需求了,再去按照新的发展要求填空,这样会更有利于城市的发展,为不可预见的未来留有发展的余地。